公司简介

新三板投融资网记者采访快拍物联(835101)董事长王鹏飞实录

发布时间:2016-01-19

2016股转系统挂牌企业年会完美谢幕,激荡新三板俱乐部创始人王鹏飞现身会场并发表主题演讲。事实上,王鹏飞先生还有另一个身份—快拍物联(835101)董事长。作为中国物联网营销第一股,快拍物联(835101)吸引了达晨创投、浙商创投等众多知名机构的投资,并于去年12月成功登陆新三板。


快拍物联(835101)长期致力于向客户提供集“防伪溯源+互动营销+诚信电商”三位一体的大数据移动营销服务。旗下移动客户端“诚品快拍”被全国诚信企业商品流通溯源公共服务平台指定为官方防伪溯源查验软件,用户规模超过8000万,月扫码量逾1.2亿,服务企业客户累计超过5000家。

  

感谢协办方激荡新三板提供机会,让新三板投融资网(www.i-neeq.com)记者走近快拍物联(835101),走近董事长王鹏飞,倾听企业发展背后的故事。

   

  

记者:王总,您从体育专业毕业,到成为中国移动互联网最早期开创者之一,您可以和我们分享下当时选择进入互联网的故事么?

王鹏飞:我从1998年开始做互联网,做一些网站之类的,而做移动互联网其实是做互联网的延展。当时大学刚毕业,我们接触到了移动增值服务,比如手机上网,这有两个发展方向,一个是运营商体系,计费体系,还有一个是互联网,是免费的。我们就觉得看新闻,看小说为什么要付钱呢,互联网都是增值服务实现的。所以我们是当时国内最早一批进入移动互联网行业的,就是用互联网思想去做无线增值,这是在2004年开始做的。我们在移动端上,与互联网世界是一样的,有共同的特性,并且市场很大,因为每个人都有手机,我们当时用的是诺基亚或者一些山寨机,都不智能,但是我们认为,未来的手机应该会是智能的,尽管当时并没有iphone和安卓,但是我们知道未来一定会有这样的东西出现。

  

记者:快拍物联(835101),国内最早的二维码研究和应用高新技术企业,当时决定做二维码的契机是什么?

王鹏飞:到2010年,我们已经用了六年的时间在琢磨,我们遇到了很多,看到了很多,当时我们就认为在未来,智能手机的时代会有新的变化,每个物体都会有一个唯一的编码,所以我们就认为二维码会有一个市场存在。其实当时还没有物联网这个词语,我们认为线上线下需要一个载体,这个载体就是一个编码,当时我们研究了很多编码,最后我们认为二维码会成为全球的一个趋势,所以从那个时候我们就开始做了。刚开始其实挺困难的,因为一个图要有人发,一个图要有人扫。美国的码我们也都研究过,美国有一个码,曾经占据了美国30%的市场,但是后来还是没有斗过二维码。

  
记者:快拍物联(835101)选择登陆新三板,是出于什么考虑,看好新三板能为公司发现带来什么好处呢?

王鹏飞:在2014年底的时候,我们就思考,资本市场的路到底该怎么走,是拿美元投资,还是拿人民币投资,未来是上纳斯达克,还是上创业板,还是上其他的。后来发现了新三板,所以在2014年底,公司就决定上新三板。我个人也比较看好,这也是一种感觉,因为我们以前的公司一直做VIE结构,做美元投资,但是我一看到新三板,认定它就是中国的纳斯达克。但是那时候还是很模糊地认为,随着这一年的发展,不断地看相关的信息之后,我就确定,就是了。

在看好新三板之后,我们就开始做计划,就请东北证券作为我们的主办券商。当时与他们见面之后谈话聊得很好,因为当时我们是亏损公司,我们接触过其他的券商,很多都对我们公司没有什么兴趣,或者也看不懂。但是我们与东北证券一拍即合,就与他们合作了。接下来就是公司梳理,包括各种准备工作,花了半年的时间,挂牌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基本上不到一年的时间。

  
记者:自己的公司挂牌新三板后,又继续深入新三板,开创了激荡新三板俱乐部,激荡新三板作为目前新三板最大的第三方合作平台,你创立这个平台的最初想法是什么?

王鹏飞:激荡新三板与我们公司的挂牌基本上处于同步进行的。也是在2014年底,我看好新三板市场,也选择了挂牌新三板,同时我创业了十几年的时间,在移动互联网的圈子里认识了很多的朋友,我认为他们大部分也都应该选择新三板。所以我就建了一个群,想给大家介绍一下新三板,于是我拉了一些券商和投资机构进来给大家讲一讲,大家很积极踊跃,很快群里五百人就满了。所以我们开始建第二个群,第三个群……在建群的过程中我就觉得这里面有很多事情可以做,于是就和另外几个朋友一起商量,建立了激荡新三板这个俱乐部,把它作为新三板的一个提供服务的公司在运营。

  

记者:您刚才讲的是建立激荡新三板的最初的规划,那么现在越做越大,您有没有什么目标与规划?

王鹏飞:我们的定位就是一个服务公司。因为我自己就是做企业出身的,我对做企业的人是有同感的。因为企业创始人很多的时间还是花在业务本身上,他对资本市场不是很熟悉,即使他会招一个CFO,可能会好一点,但是在有些时候,他还是需要专业的人去帮忙,这个专业的人包括券商,包括第三方服务机构。因为我们做的客户大多都是TMT行业的,对他们的企业的特点也比较熟悉,同时我们对接券商,对接投资机构,对接媒体,因此我们就是一个专业的公司在帮他们解决问题。

  

记者:激荡新三板会员目前涵盖了国内主流投资机构、券商、知名挂牌(拟挂牌)公司、咨询机构、知名律所、知名会计师事务所和国内主要财经媒体等等,如何维持各个参与方的利益均衡?

王鹏飞:一开始企业占三分之二,包括挂牌企业和拟挂牌企业。其实我们初期的定位比较简单,也不收费用,首先是做一个实名制的认证,就是确保你是在产业内的,才能加入这个组织,大家都可以在这个俱乐部里获得自己需要的信息,其他的更深入的就通过我们的组织。比如我要组织一场路演,投资机构是免费的,路演机构也就是企业是要付费的。也就是说,其实是可以把大家的诉求有机地整合在一起的。不是说每个人都要出钱才能做成一件事,实际上是有人出钱,其他人免费,也可以把事情做好,我们可以说是一个信息交互的社群。其实我们办活动从来不挣钱,甚至有时候还亏钱,但是我们愿意去办,愿意操这个心。当时新三板只有一千多家挂牌企业,现在已经五千多家,可能到明年的年会就超过一万家了,随着这个行业的发展,我个人认为我们对趋势的判断还是比较准确的,在初期我们公司不是以盈利为目的的,但我们公司是商业公司,早晚会盈利。可以理解为拿着互联网思想做金融服务。新三板的服务机构有很多,大部分都与我们有合作关系。

  

记者:激荡新三板有没有将来的规划,比如发行基金?

王鹏飞:我认为现在还不是时候,但在未来时机成熟的时候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初期我们主要积累项目资源与投资机构资源,大家把事情做好,同时增强我们对项目的判断与甄选能力。

  

记者:截止1月10日新三板挂牌突破5259家,今年2016年市场预计将会达到10000家,您对于新三板迅猛的挂牌速度怎么看?

王鹏飞:其实挂少一点精一点更好,但是没有人能做出判断让哪家企业挂不让哪家企业挂,这个必须让市场决定,所以最好的就是在规范的挂牌后让市场决定。

  

记者:对比挂牌数量的庞大和流动性的依旧困难,新三板后挂牌企业如何在众多企业中脱颖而出?

王鹏飞:这些公司本来大部分就不应该去挂牌,因为没有人能够做出判断,必须用市场化,市场淘汰的机制是正常的,本来新三板市场就不是一个普惠市场,而是一个优胜劣汰的市场,所以一部分企业是具有高流动性的,很大一部分企业是流动性比较差的,这是正常的。那么就看大家的竞争,怎么样把企业做的更好,使自己表现出来。

  

记者:激荡新三板的影响力今后会越来越大,那么激荡新三板是否会介入到基础层企业里?

王鹏飞:当然了,我们一半服务那些创新层的企业,让他们变得更好,另一半会在基础层的企业里进行筛选,选出被忽视,被遗忘,没有被发掘出来的,帮他们做一些推荐。

  

记者:那您有没有考虑过为这样的企业提供怎样的具体的服务呢?

王鹏飞:我们现在提供的服务也是将企业推荐给投资机构,做一些路演、沙龙、会议,包括与媒体合作,把这些素材推荐给媒体,让他们来发掘这种价值。因为信息是不对称的,很多企业大家看不见,但通过我们的判断与筛选,然后推荐出去,他可能就因此获得了更多的关注,但是基础还是得又企业自己打扎实的。我们是化妆师,是广告公司,帮你策划与宣传,但是如果你的产品不好,那是没有用的。

记者:您对现在的年轻人、创业者在行业选择上的建议是什么?

王鹏飞:我认为第一点就是趋势。从我的两次创业来看,核心都是趋势,看准趋势,那么在创业过程中成功的概率会高一些,如果一个行业能从几百家到一千家到五千家再到一万家,有这么快的发展,比如进入新三板行业就是一个很好的行业,因为他的发展速度是很快的,并且市场足够大。第二点是要一步一步来,只要你长期去做一件事情,虽然也许他眼前的利益可能没有那么好,长期积淀的话他一定会有额外的收益,越是这样越能够做的更好更大。